我已授權

註冊

人民幣國際化提速 發揮“保外儲”效應

2018-11-08 06:38:43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植
本報記者 陳植 上海報道
本報記者 陳植 上海報道

  伴隨中國外匯儲備面臨流失壓力,人民幣國際化正悄然發揮“穩外儲”的作用。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多位銀行業人士處了解到,自年初中國央行出臺《進一步改善人民幣跨境業務政策促進貿易投資便利化通知》以來,人民幣國際化進程悄然提速,當前人民幣跨境使用規模突破10萬億元整數關口,超過去年全年交易量,甚至今年人民幣在跨境貿易投資等領域的使用占比達到31%,大幅高於去年的22.3%。

  “這緩解了中國外匯儲備流失壓力。” 布朗兄弟哈裏曼(BBH)全球外匯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說,當越來越多企業與投資機構通過人民幣開展跨境貿易投資貸款結算,不但規避了匯率波動風險,也減少了對外付款的美元需求,從而助推外匯儲備總額保持平穩波動。

  在他看來,要讓人民幣國際化發揮更大的“保外儲”效應,相關部門還需要多管齊下,一是將跨境貿易投資業務人民幣結算推廣到更多國家;二是擡高原油等大宗商品進口的人民幣結算比重;三是推出更多人民幣匯率風險對衝工具吸引更多海外企業嘗試使用人民幣開展投資貿易;四是通過金融市場對外開放吸引更多海外投資機構加倉人民幣債券股票,進一步拓寬外匯儲備資金來源。

  在一家外資銀行海外業務部門負責人看來,這需要中國央行與更多國家簽訂(或擴大)貨幣互換協議額度,打通人民幣回流投資機制,為當地流通人民幣並擴大海外人民幣使用範圍創造良好的環境。

  三方助力外儲平穩波動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到,今年以來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大幅加快,主要表現在三大方面:一是跨國企業對外貿易投資業務使用人民幣結算的占比持續走高,不少跨國企業使用人民幣進行跨境業務結算的占比甚至超過70%;二是外債領域裏的人民幣外債占比同樣持續升高,表明越來越多境內企業正通過發行點心債在海外募集人民幣資金回流境內;三是境內金融市場加大對外開放吸引眾多海外機構加倉人民幣債券股票,令越來越多人民幣納入海外機構的儲備貨幣範疇。

  “人民幣國際化進程提速對外匯儲備總額平穩波動的助推作用,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上述外資銀行海外業務部門負責人分析說,一是中國跨境貿易的美元結算需求因此走低,減輕了銀行代客結售匯逆差壓力,令外匯儲備流失壓力驟降;二是人民幣外債占比走高,某種程度“替代”了境內企業在海外發行美元債券募資的額度,令外匯儲備未來用於兌付外債本息的消耗壓力相應減弱;三是境外機構加倉人民幣債券股票無形間增加了資本項外匯順差額度,有效抵禦了貿易項資本流出的壓力,保障了外匯儲備額度整體平穩波動。

  央行公布的相關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中國經常賬戶逆差達到288億美元,但資本和金融賬戶出現785億美元順差,有效填補了貿易項逆差所衍生的外匯儲備消耗額度,令外匯儲備保持增長。其中,境外機構持續加倉人民幣債券股票“功不可沒”,因為它帶來了1288億美元非儲備性質的金融賬戶順差,創造了501億美元儲備資產增加值。

  這位負責人指出,今年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加快,還得益於拓寬人民幣跨境使用範圍的配套措施快步“跟進”。比如不少跨國企業之所以大幅調高跨境業務人民幣結算額度,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在中國境內的關聯企業或貿易夥伴從銀行獲得大量銀行貸款,因此他們可以將跨境業務獲得的人民幣資金用於償還人民幣貸款,形成了人民幣跨境使用的閉環。

  此外,隨著中國對外貿易規模不斷擴大,越來越多海外企業還將跨境業務人民幣結算資金用於采購中國商品,無需承擔二次換匯所造成的匯兌損失風險。

  “隨著中國經濟持續平穩較快發展,不少海外企業打算進一步提高跨境業務人民幣結算占比,令中國外匯儲備總額平穩波動獲得更大的安全墊效應。”他指出。

  破解人民幣跨境使用“瓶頸”

  要讓人民幣國際化進一步發揮“保外儲”的效應,相關部門還需要多管齊下破解人民幣跨境使用“瓶頸”。

  “比如當前人民幣在東南亞地區的使用範疇較廣泛,但到了中東非洲等地區,人民幣使用普及率相對較低。”多位國有大型銀行海外業務部門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究其原因,不少中東非洲國家銀行企業對美元歐元結算支付有著較強的依賴性。

  此外,大宗商品進口領域人民幣結算占比偏低,依然導致中國不得不消耗不少外匯儲備。

  這些現象的出現,很大程度歸咎於當地銀行人民幣跨境業務結算系統遲遲未能“到位”——不少國家銀行業深知人民幣業務具有很大發展前景,卻由於自身技術系統升級等原因尚未接入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導致它們無法提供人民幣賬戶開設、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人民幣資金歸集管理等金融服務,令當地企業只能接受美元歐元等外幣進行跨境交易。

  “其實,中國相關部門也註意到這些問題。”一家股份制銀行金融市場部人士透露。近年中國相關部門在向部分OPEC國家進口原油時嘗試引入人民幣結算,畢竟這些產油國也有配置人民幣資產促進外匯儲備資產多元化配置的需求。

  此外,相關部門正嘗試推進人民幣外匯期貨上市,解決海外機構開展人民幣匯率風險對衝操作成本高企的問題。具體而言,當前不少跨國企業只能通過境內銀行遠期售匯交易以較高的操作成本(通常是當天人民幣中間價+460個基點,相當於整個交易規模的0.67%)降低匯率波動風險,若人民幣外匯期貨上市,這些跨國企業就能以較低成本(40-50個基點的交易成本)參與人民幣頭寸套期保值,從而激發他們更大範圍地使用人民幣開展交易,減輕境內企業購匯對外付款與外匯儲備消耗的壓力。

  Marc Chandler則認為,要加快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緩解外匯儲備流失壓力,相關部門還需要讓人民幣匯率盡早擺脫下跌壓力,進而改變跨境貿易領域人民幣使用占比長期徘徊在13%較低水準的局面。畢竟,任何一家企業都願意使用強勢貨幣進行跨境交易,最大限度規避匯率下跌損失。

  “人民幣能否重回強勢反彈,一方面取決於美元上漲持續性等外部因素,另一方面則受到中國經濟基本面能否早日企穩反彈的影響。但無可否認的是,只要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加快,匯率企穩反彈的基礎就會變得更加牢固,反過來對外匯儲備保持平穩波動的支撐效應就更強。”他指出。

(責任編輯:嶽權利 HN152)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