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最大貶值幅超26% 南非蘭特恐成資本大鱷新“獵物”

2018-09-18 07:55:12 中國證券網  馬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土耳其、阿根廷等國的匯率危機未了,另一個新興國家貨幣——南非蘭特也未能獨善其身,可能成為資本大鱷新“獵物”。

  數據顯示,今年以來,美元兌南非蘭特不斷攀升,9月5日一度漲至逾兩年多新高15.5487,年度最大漲幅超26%,此後雖然蘭特出現回暖跡象,但美元兌蘭特整體仍處於高位水平。

  資本大鱷緣何會“盯上”南非蘭特?後市南非蘭特將何去何從,會否成為土耳其裏拉?

  遭遇資本大鱷“圍獵”

  新興市場貨幣困境仍在繼續。

  繼土耳其和阿根廷等國匯市相繼遭受危機後,南非也成為新興經濟體貨幣危機風暴中的另一座“紙牌屋”。

  Wind數據顯示,今年以來,美元兌南非蘭特整體維持升勢,9月5日一度漲至逾兩年多新高15.5487,年度最大漲幅超26%,此後雖然南非蘭特出現回暖跡象,但美元兌蘭特整體仍處於高位水平,截至9月14日報14.7924,累計漲幅收窄至19.94%。

  浙商證券分析師孫付表示,如果以貶值20%作為貨幣危機臨界線,南非將可能是繼阿根廷、土耳其以及巴西之後第四個正在經歷嚴重貨幣危機的國家。

  南非蘭特困局也得到不少境外分析機構認可。野村證券在最新的報告中表示,斯裏蘭卡、南非、阿根廷、巴基斯坦、埃及、土耳其和烏克蘭在未來12個月內最易受到匯率危機影響。

  法國興業銀行(601166,股吧)策略師Jason Daw此前也曾表示,由於基本面不佳,再加上南非土地改革令政策不確定性陡增,看空南非蘭特兌美元的匯率。這位策略師還在報告中將南非蘭特歸類於“高脆弱性貨幣”,並指出南非外儲不充足。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

  “海外對衝基金之所以會‘盯上’這些新興國家貨幣,與這些國家經濟的基本面惡化脫不開幹系。”紫金礦業(601899,股吧)財務公司外匯運營高級經理黎偉傑表示,從近期受到貨幣危機衝擊的新興市場基本面來看,都具備外幣債務規模大、外債短期償付壓力大、國內實際經濟增速放緩以及國內政局動蕩等負面因素。

  王洋認為,新興市場出現匯率危機背後反映的是2018年在全球流動性確認進入退潮拐點之後,新興市場過去十年累積的內外失衡矛盾,在失去流動性防護下出現的一次總爆發。這種爆發會優先體現在具有“外債高築、外匯儲備不足、經濟減速、國際收支迅速惡化”等特征的國家上,阿根廷、土耳其均是這方面典型。

  中信期貨分析師張菁認為:“新興市場貨幣大跌背後,從表面上看,是在發達國家逐步退出寬松政策帶來全球流動性收緊,以及發達國家與新興市場國際基本面表現分叉的情況下,新興經濟體承受資本流出與負債成本上升的壓力。從深層次原因來看,則在於美國總統特朗普政府逆全球化政策的持續推進帶來的資本回流,進而影響到全球資源分配的問題。”

  “對衝基金對新興國際貨幣市場的衝擊僅是問題爆發的導火索,因此,要對於其行為進行辯證分析,正如俗語所說:‘蒼蠅不叮無縫的蛋’、‘打鐵還需自身硬’。”黎偉傑表示。

  在采訪中了解到,多位業內人士認為,此前高調推進土地改革或是南非蘭特此次淪為資本“圍獵”的主因。

  不過,黎偉傑則認為,土地改革運動使得南非政局撲朔迷離,但真正讓南非這只大象開始“流血”的原因則是經濟增速下滑。除此之外,南非高額的外債以及經常項目的赤字,也使得其在受到對衝基金攻擊時沒有很好的“反擊工具”及底氣。

  “繼2018年一季度環比折年率錄得-2.2%的增速之後,南非二季度GDP環比折年率再次萎縮0.7%,標誌著南非已經陷入技術性衰退,這也是南非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首次經濟衰退。”孫付表示。

  黎偉傑也認為,二季度GDP增長率超預期下滑也反映了南非不穩定的政局以及偏高的失業率。

  會否重蹈土耳其覆轍

  新興市場貨幣危機蔓延,也引發投資者開始擔憂南非會否成為土耳其?

  就目前情況來看,黎偉傑分析表示:“南非蘭特後市依舊並不樂觀。”目前,當地政府尚未拿出實質性政策以解決經濟面臨的核心問題——即經濟增速下行以及失業率不斷上升,對南非未來持十分謹慎的態度。至於土耳其而言,其貨幣危機並未結束,未來一年內將面臨償付外債款項來源問題。

  “在逆全球化問題愈演愈烈的大背景下,南非依然面臨全球化紅利和收入分配減少問題,薄弱的經常項目和外匯儲備仍是其潛在風險點。”張菁說。

  王洋則表示,與土耳其等國相比,南非外債比率相對較低,債務狀況要比已發生危機的土耳其和阿根廷健康得多,因此南非蘭特貶值反倒有利於緩衝國際收支惡化對本國經濟的衝擊。整體來看,南非蘭特正處於“高度脆弱”的狀態中,但其總體情況與新興市場經濟體整體環境相吻合,因此,成為土耳其或阿根廷的概率不大。

  孫付也表示,由於其他國家對南非的投資金額相對較小,其他國家銀行對南非的風險敞口也較小,並不會引發例如土耳其債務和貨幣危機造成的國際金融市場震動。

  “不過,鑒於美聯儲加息操作還將繼續、美債收益率大概率還將繼續上行、全球金融條件不斷收緊、新興市場經濟體面臨資金流出壓力,因此,新興市場經濟體的麻煩恐怕還未結束。”孫付表示。

(責任編輯:王治強 HF013)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