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失控的阿根廷比索:5月以來累計跌幅已超15%

2018-05-16 07:54:03 21世紀經濟報道  和佳
本報記者 和佳 北京報道
本報記者 和佳 北京報道

  編者按

  當地時間5月14日,阿根廷比索兌美元狂瀉超過7%,再創紀錄低位。5月以來,阿根廷比索累計跌幅已經超過15%。而在此前的5月11日,阿根廷央行花了10億美元來購買比索。至此,該央行在6天時間裏已經花了50億美元幹預匯市,這相當於阿根廷外匯儲備的10%。如果阿根廷央行沒能成功將約300億美元的短期債券展期,阿根廷比索本周可能面臨失控的風險。阿根廷目前的危局,美元近期的走強“功不可沒”,同時也是經濟結構缺陷、政策失誤累積使然。本期“世界經濟觀察”,我們將解碼阿根廷危局,並探析其突圍之路。(趙海建)

  導讀

  阿根廷至今都未能找到一個可持續的經濟增長路徑。在全球大宗商品上行時,阿根廷享受了全球宏觀經濟的紅利,而一旦紅利退潮,缺乏內在增長機制的阿根廷就立刻陷入被動局面。

  對於一個嚴重依賴外國資本、在貨幣問題上聲譽不佳的國家而言,阿根廷比索的斷崖式下跌是一個頗為棘手的難題。今年以來比索兌美元匯率下跌超過40%。在過去兩周內,盡管阿根廷中央銀行已將利率提高至40%,動用50億美元外儲幹預匯市,卻仍未能阻止阿根廷比索的跌勢。

  5月14日,阿根廷比索跌超7%,創下紀錄低位,兌美元匯率跌至1∶25。而民間恐慌情緒也在不斷蔓延,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阿根廷私人換匯的匯率已超過1∶27。貨幣貶值令阿根廷再次陷入通貨膨脹的惡性循環。

  接下來該如何應對不斷貶值的貨幣?繼續拋售外儲還是加息?IMF值得依靠嗎?阿根廷總統馬克裏(Mauricio Macri)似乎陷入前所未有的兩難境地。無論如何選擇,都將付出高昂的經濟和政治代價。

  政策失誤埋下禍根

  2018年,擔任G20輪值主席國的阿根廷麻煩不斷。4月24日,隨著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升至3%以上,資本加速撤離新興市場,引發阿根廷比索暴跌。為抑制比索貶值,阿根廷央行連續加息三次,將阿根廷基準利率上調至40%,上調累計達1275個基點。6天內,阿根廷央行在外匯市場拋售50億美元進行外匯幹預。

  穆迪在報告中指出,阿根廷比索的下跌反映了市場對阿根廷資產風險上升的認知。該國一直依靠股市和債市籌得的資金,彌補不斷增長的經常賬戶赤字。

  可以說,今年年初政府一連串的政策失誤為危機埋下禍根。2017年底,阿根廷央行將2018年的通脹目標從12%放松至15%,隨後下調了利率。這令央行的獨立性受到質疑,政府似乎又在玩起以“印鈔”幹預經濟的遊戲。這一跡象不僅令貨幣政策的可信度大打折扣,也使投資者對通脹和財政赤字失控的擔憂加劇。

  目前,阿根廷正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申請救助,以應對金融市場波動。5月14日,IMF發言人表示,IMF正與阿根廷當局討論援助計劃,共同目標是盡快完成討論。針對阿根廷事宜,IMF將於5月18日舉行董事會會議。

  阿根廷對IMF的感情是復雜的。很多阿根廷人將這個國家2001年的經濟危機歸咎於IMF。一些反對黨人士也表達了擔憂,若以財政緊縮作為條件與IMF達成救助協議,歷史悲劇或將重演。近日,民眾紛紛走上街頭舉行反IMF的抗議活動,尋求IMF救助或許將令馬克裏在選舉中付出高昂的政治代價。

  據路透社報道,IMF5月14日表示,救助協議的附加條件將不包括比索的目標匯率,但其他細節尚未公布。

  “其實我們在這邊,並沒有大家在國內通過媒體看的那麽嚴重。因為近幾年阿根廷通貨膨脹一直都比較嚴重,這一次只是短期內衝擊比較大。”一位駐阿根廷的中企高管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稱。

  “我們主要是從事產品貿易,在當地不涉及生產,費用都是以美元形式支付給中國總部,所以受比索貶值影響不是太大。但對於在當地施工、產品加工的中資企業來說,成本可能會相應擡高,因為原材料價格會上漲,工人會要求漲工資,企業的日常運營費用也會增加。”他說。

  該中企高管告訴記者,工商銀行(601398,股吧)阿根廷分行將於5月18日舉行中資企業針對阿根廷經濟形勢的討論會。“由於短時間內匯率大幅變動,身邊已有部分中資企業吃了虧。比如一些在當地從事土建的施工單位,和一些從事農產品(000061,股吧)、畜牧業的企業,他們按通常的匯率變化規律簽訂合同,當前發生匯率波動會導致他們到手的錢比預期少。風險還在於,阿根廷經濟出現波動會影響其國際金融評定指標,對於中企在當地需要融資的項目,不管是貸款還是投保都會帶來障礙。”

  “從目前的局勢來看,這次匯率下跌應該不會發展成系統性的金融危機。”社科院拉美所經濟研究室助理研究員史沛然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稱。“從規模來看,下跌趨勢已經緩和,如果IMF同意提供貸款——從目前的情況判斷,這是一個大概率事件——那麽比索企穩回升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從範圍來看,南美經濟的傳導性較強,當前周邊國家的匯率相對穩定,這也是一個可以幫助判斷的指標。”

  “老幹媽”漲價兩倍

  早在去年11月開始,阿根廷通貨膨脹、財政赤字等各項指標全面惡化,為匯率危機拉響了警報。比索貶值的壓力自去年年底以來不斷上升。2017年底,阿根廷宣布發行面值為1000比索(當時1美元約合17.2比索)的紙幣,這是近30年以來該國發行的最大面值的紙鈔。

  去年7月派駐到阿根廷至今,某中資企業負責人對物價上漲的速度體會深刻。“比如打車的費用,去年3月份時起步價約17比索,我去時已漲到21比索,沒過一個星期又變成27比索,現在起步價33比索左右。再比如老幹媽,一罐老幹媽之前50比索,現在已漲到150比索,甚至更貴。”

  她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稱,目前在港區(相當於新興富人區)租住的100平兩居室,每月租金約3000美元。房租若以當地幣結算,則要求每三個月或每半年上調15%。“我們對拉美國家的生活成本有一些統計,阿根廷的生活成本是所有國別裏最高的。這邊的東西都很貴,生活消費大概是北京的三倍。” 盡管目前比索下跌的物價連鎖反應還不是特別明顯,但預計物價會持續上漲。

  她觀察到,阿根廷普通老百姓(603883,股吧)沒有存錢的習慣,生活比較安逸,但因為物價上漲,罷工、遊行不斷。

  阿根廷多年以來一直飽受通脹的困擾。由於多年的貨幣政策過於寬松,通脹預期居高不下。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2011年大宗商品價格下跌之後,央行進一步將重心放在促增長上,而忽視了“穩定貨幣”,使得通脹率每年都超過20%。阿根廷比索也一路走跌,2001年1∶1的對美元匯率,到2017年底已跌至1∶17.2。

  歷史上阿根廷的高通脹率仍留在民眾的記憶中。哈佛大學教授、美國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前主席Martin Feldstein曾指出,在1975年到1990年的15年中,阿根廷年通脹率高達300%,這意味著平均每過幾個月物價水平就要翻番。1989年,物價上漲年率暴增至1000%。這不僅打擊了老百姓按揭買房、企業借款、承保的意願,也使阿根廷投資十分低迷,這拖累了生產率和增長。擁有金融資產的阿根廷人都將錢投到了美國。

  而債務危機始終是高懸在這個國度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歷史上,阿根廷曾多次爆發債務危機。

  經濟總量曾居世界前十名的阿根廷,曾在1980年代因債務危機陷入衰退。受東南亞金融危機和巴西金融動蕩衝擊,阿根廷經濟滑坡,外債壓力加劇,財政與金融崩潰,最終於2001年底爆發嚴重經濟危機。

  阿根廷在債務問題上一直聲譽不佳。在過去200年裏,阿根廷曾八次違約,包括2001年歷史上最大的主權債務違約。長達十五年的時間裏,它基本被國際資本市場拒之門外。“禿鷲基金”債務糾紛的解決,使阿根廷在去年成功發行了165億美元“百年債券”,借此重返國際金融市場。

  危機就在眼前。摩根大通提醒,如果下周阿根廷央行無法為即將到期的300億美元短期債券重籌資金,比索可能會面臨“失控”。彭博報道稱,阿根廷央行定於當地時間5月15日拍賣Lebac債券籌集資金。

  據阿根廷國家統計局統計,2017年阿根廷向海外支付資本利息159.06億美元,外債規模為2329.52億美元,同比增長28.5%。美元升值將使償還債務變得更加高昂。

  “阿根廷政府今年開始決定不舉外債,很多公共基礎設施招標都是PPP模式,希望自己來投資,但推進也很慢。目前公共招標還很少,我們能夠參與的有限。”上述中企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稱。

  增長前景蒙上陰影

  “我們預計一直到年底,該國利率都將維持在40%,並且只要有任何變動,阿根廷央行很可能會再次加息。”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拉美經濟學家Edward Glossop稱,緊急加息將對阿根廷信貸、消費和投資構成壓力。

  沒有一個經濟體能夠長期承受40%的利率,而拋售外儲也會令投資者嗅到風險、形成預期,IMF協議可能附加的苛刻條件,為阿根廷增長前景蒙上陰影。這意味著,阿根廷總統馬克裏(Mauricio Macri)的經濟改革計劃難度將空前加大,此前設定的經濟增長目標恐怕很難實現。

  馬克裏被視為帶領這個國家走上“光明大道”的人 。2015年末就任時,他接手的是左派執政12年留下的爛攤子:高通脹、失業率高企、巨額財政赤字。他大刀闊斧地推行經濟改革,放寬資本和外匯管制、削減政府開支、放寬貿易限制。

  然而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報告指出,馬克裏領導的財政整頓進度十分緩慢,當前財政政策仍然過於寬松,巨額財政赤字亟待縮小。當前,貿易赤字和財政赤字並存使阿根廷經濟較為脆弱。

  上述受訪中企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稱,阿根廷的福利支出依然非常高,政府相當大一部分財政收入用於各項補貼。“以鐵路為例,去年米特雷線全程票價格僅為8比索,而政府需要為每張票補貼56比索。”

  阿根廷曾是高度自由競爭的市場,然而實行進口替代之後,該國失去了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史沛然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馬克裏政府的改革方向,就是希望阿根廷能夠重新回到國際市場中。但是國際環境一直在變化,國際市場的規範性也在不斷提高。對於相對封閉以及因為違約受到國際市場處罰而封閉多年的阿根廷來說,現在的改革就仿佛幼兒入大海,十分艱難。

  在她看來,經濟危機的最大根源在於阿根廷經濟基礎薄弱,一旦風吹草動,市場信心就會迅速潰敗。這也給經濟帶來了挑戰——阿根廷至今都未能找到一個可持續的經濟增長路徑。在全球大宗商品上行時,阿根廷享受了全球宏觀經濟的紅利,而一旦紅利退潮,缺乏內在增長機制的阿根廷就立刻陷入被動局面。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失控的阿根廷比索:5月以來累計跌幅已超15%》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