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譚雅玲:美元老道布局 全球接應隨從

2018-01-13 09:30:59 和訊網 

  本周外匯市場超乎預料的美元指數從92.35點下跌到90.88點,一周跌幅為1.5%,其中周五最後一個交易日,美元指數跌幅達到1.2%,從92點直落90點水平。因此歐元兌美元匯率從1.1967美元上升到1.2199美元,歐元反彈備受刺激拉動。英鎊兌美元匯率從1.3569美元上升到1.3725美元,隨從歐元態勢難以避免。瑞郎兌美元匯率在0.97-0.98瑞郎之間徘徊之後,隨從升值到0.9663瑞郎。日元兌美元匯率從113.16日元上升到110.98日元,被動升值明顯。加元兌美元匯率基本在1.24-1.25加元迂回,升值態勢並不明顯。澳元兌美元匯率在0.78美元穩定4天,最後一個交易日被迫上升到0.7903美元。新西蘭元兌美元匯率從0.7172美元上升到0.7242美元,窄幅上升。我國人民幣受制美元貶值明顯,略有貶值的跡象被迫轉向繼續升值,最終收盤在6.4606元,慶幸的躲過周五晚間美元的極度貶值壓力,但此時的匯率水平對外貿利潤的擠壓十分嚴重,外貿增長與外貿順差利潤倒掛突出,人民幣升值對外貿的影響不容低估,甚至盲目樂觀。

  回看一周的外匯市場,其中美元技術策略的準備性十分突出,美元貶值的顯赫或將是為全年美元走勢的一種試探與提示,美元貶值的初衷難以改變,反之跟隨與追隨的現象倒是值得深入解讀美元貶值的對象目標更重要。

  1、美元貶值的發揮依然如故。一周對美元走勢有影響的經基本面似乎並不支持美元貶值的理由。一方面是周末兩組重要數據,即美國12月零售銷售數據增長0.4%,為連續第4個月增長;扣除汽車銷售後的12月零售銷售增長0.4%。扣除汽車與汽油銷售後的12月零售銷售增長0.4%。另一份數據,即美國12月消費者價格指數(CPI)增長0.1%,核心CPI增長0.3%。過去12個月的CPI通脹指數從2.2%下降至2.1%。過去12個月的核心CPI指數從1.7%攀升至1.8%。加之美國初領失業金人數連續149周30萬以下,這是1970年以來的最低水平。這說明美國經濟穩健存在,經濟復蘇可持續,尤其是通脹指標更適宜美聯儲政策的發揮,美元貶值的道理脫離經基本面,為未來利率上升的配置元素是關鍵指引和引導。另一方面美元周四市場表現下探91點水平,其發揮的理由在於美國PPI指標,實際上這一指標具有兩面性,美國技術借助負效應的發揮是美元取向的重點觀察。因為PPI數據的環比下降0.1%,這是8月來的首次下降,但是同比則上升2.6%,為2011年以來的最大漲幅,更表明美國經濟基礎的積極進取,但是美元貶值發揮的關鍵是第一個數據,這也體現其貶值訴求的堅守。一周的經濟數據顯示美國經濟依然穩健,美元貶值理由不足,但技術發揮借助負效應的煽情更嚴重,進而刺激性貶值加劇。尤其是美國股市年初以來開局良好,本周的上漲達到高潮,三大股指僅僅兩周9個交易日就同步6次創出歷史新高水平。

  2、美聯儲加息的推波助瀾加大。一周關於美聯儲加息的預期爭論較大。一方面是美聯儲一些官員的講話釋放不確定因素凸顯。周一發表講話的美聯儲官員包括亞特蘭大聯儲行長拉斐爾-博斯蒂克、波士頓聯儲行長埃裏克-羅森格倫等。其中博斯蒂克表示,對美國通脹6年不達標的問題很擔心;減稅將溫和促進經濟,帶來上行風險;薪資與物價壓力令人疑惑,尤其是在低失業率的情況下。他預計2018年美國GDP增速將達2.5%。因此博斯蒂克表示,美聯儲可能不需要每年加息3-4次。當前利率在1.25-1.5%,或已經接近中性利率;中性利率或接近2%;美聯儲政策趨於中性。美聯儲威廉姆斯表示:全球央行在下一次經濟危機時的降息空間更小;通脹目標的問題在於通脹均值低於目標;物價水平的錨定可以解決該問題;設定物價水平目標“實際是一個非常溫和的”調整;美聯儲應該考慮調整通脹目標;美聯儲的目標是令通脹在未來數年內達到2%;美國經濟已經從危機中復蘇。關於2018年美聯儲的加息存在2次和4次的不同預期,美聯儲基調3次尚未改變,但是信息透露認為,未來美聯儲或關註經濟增長為主,通脹為主的加息指標或將有所調整。這實際是在釋放美聯儲加息加快動向。因為從經濟預期看,美國經濟穩健和樂觀是可以期待的,進而美聯儲加快加息與抑制資產泡沫或減稅的風險是有利的,美元對策的組合拳是戰略成熟的準備重點。隨後美聯儲主席的交接或將是影響匯率調節的關口,但貨幣政策的導向難以改變戰略宗旨。

  3、歐元和日元等反彈風險差異存在。由於美元貶值歐元和日元反彈趨勢明顯,尤其是歐元反彈的未來前景十分不樂觀,但歐元反彈是美元貶值技術性的重要支撐,更涉及貨幣競爭中美元霸權的設計與攻擊。畢竟歐元作為合作貨幣,即便經濟復蘇概念堅定,但19個貨幣合作經濟體的經濟差異是存在,尤其是德國經濟對歐元區的引領十分重要。雖然到目前為止德國經濟依然穩定向上,但匯率變化的潛在衝擊德國人是敏感的,進而未來關於貨幣政策與匯率水平的選擇歐元區的爭論與不確定性在所難免。此時歐元反彈是美元技術需要指引,並非是歐元意願所在,甚至是違背歐元區未來長期穩定經濟需要的。日元狀況也一樣,但合作關系前景與歐元不一樣,進而日元被動性組合,並非是中期現象。反之我國人民幣的風險才是關鍵。人民幣升值看似表面對外貿無大礙,畢竟2017年的外貿是增長呈現,與2015-2016年的指標反比明顯改觀。然而,我們並不能忘記2016年貶值對2017年外貿的作用,同時更值得深入分析外貿增長與外貿順差的倒掛,減少的外貿順差說明外貿企業面對人民幣升值進程的外貿訂單的完成是利潤減少,甚至幾乎無利可賺,但為了市場份額與信譽,外貿人抗住的是損失,不是收益,為此我們的管理還可以說人民幣升值不影響嗎?這是特別值得思考的嚴重問題。

  預計下周美元升值的概率很大,急跌之後的反彈是貨幣技術的必然,美元貶值意願未放棄,但貶值進程難以推進,進而美元需要以技術上升輔助未來的政策貶值初衷。因此,其他貨幣的調整將隨機發生,包括美國股市調整並行。商品價格的高漲或繼續,幅度減緩將凸顯。我國人民幣嚴重受制美元難以避免,但內在的經濟支持度應該高度重視,匯率的內部因素主導還是重點與基礎。

  2018年1月13日

(責任編輯:王治強 HF01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譚雅玲:美元老道布局 全球接應隨從》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