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你好,鮑威爾!再見,耶倫!

2017-11-03 16:13:47 和訊名家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瑞摩黃金頭條。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如多數人所預料的那般,現任美聯儲理事傑羅姆·鮑威爾(Jerome Powell)被提名為下一任美聯儲主席。

在開啟為期12天的亞洲之行前,北京時間周五淩晨,特朗普宣布了上述提名結果。特朗普說,今日提名是為美國人重塑經濟機會裏程碑,美聯儲需要一個強有力、可靠和穩定的領導層,鮑威爾是當之無愧的合適人選。
  在開啟為期12天的亞洲之行前,北京時間周五淩晨,特朗普宣布了上述提名結果。特朗普說,今日提名是為美國人重塑經濟機會裏程碑,美聯儲需要一個強有力、可靠和穩定的領導層,鮑威爾是當之無愧的合適人選。

  對於後續的美聯儲貨幣政策走向,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高級研究員管濤認為:

  鮑威爾偏鴿派立場,美聯儲貨幣政策將保持連續性,亦即繼續貨幣政策正常化進程,大概率在今年年底還會有一次加息,並且如果明年美國經濟復蘇勢頭仍然較好、通脹有上升趨勢,加息和縮表還會進一步加快。

  這意味著,美聯儲或將開啟一個“沒有耶倫的耶倫時代”。

  1、沒有經濟學學位?不重要

  如果提名獲得參議院確認,鮑威爾將成為美聯儲自1981年以來首位沒有獲得經濟學博士學位的主席。

  現年64歲的鮑威爾系共和黨人,出身法律世家,於1975年獲得了普林斯頓大學的政治學學士學位,並於1979年獲得喬治城大學的法學學位。

  鮑威爾的一生大部分時間都在私募股權行業工作,並曾於1997年至2005年在私募股權巨頭凱雷集團擔任合夥人。鮑威爾曾在老布什政府時期任財政部官員,也曾擔任小布什政府時期的美國財政部助理部長和副部長,負責銀行和國債市場,並於2012年被奧巴馬任命為美聯儲理事。

  雖然沒有受過專業的金融訓練,但鮑威爾長期在華爾街工作,積累了深厚的人脈。對於尋求美聯儲政策繼續穩健,並實現美國經濟復興的特朗普來說,這一點至關重要,這或許也是鮑威爾得以被授予重任的原因之一。

  很多專業人士並不認為鮑威爾缺乏經濟學學術背景是什麽大問題。曾擔任前達拉斯聯儲主席費舍爾顧問的丹尼爾表示,她並不認為鮑威爾缺乏正規的貨幣經濟培訓是一個不利因素,她說:“鮑威爾在私募行業的經歷給他提供了看待影子銀行特有的角度。另一方面,他在政治上的背景對於處理近日來華盛頓的麻煩是非常有利的。”

  瑞銀首席美國經濟學家卡朋特曾在美聯儲工作15年,並與鮑威爾共事數年。據他描述,鮑威爾剛加入美聯儲時,“基本上什麽都不懂”,但他非常努力地學習經濟學,常常收集一大堆與重要議題相關的論文,然後和同事閱讀並討論其中的發現。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朔恩霍茨則稱:“相比擁有一個博士學位,能明白和理解高質量的經濟分析更加重要。”

  2、“買一送一”進入美聯儲?

  2012年正值美國黨派紛爭白熱化,但民主黨總統奧巴馬依然提名共和黨人鮑威爾為美聯儲理事,並在宣布任命時稱他“非常合格”。這背後的故事頗具戲劇性。

  紐約金融論壇聯席發起人陳凱豐寫道,奧巴馬先是提名了哈佛大學勞動經濟學教授戴芒德,結果被美國國會高調否決,列舉的原因是國會議員認為戴芒德教授不懂金融。挫折之後,奧巴馬總統接著提名傑羅米·斯坦因成為聯儲理事。斯坦因是律師背景,同樣被國會拒絕。陳凱豐認為,真實的原因或許是前兩位都是民主黨員,和共和黨把持的國會政見不合,不懂金融只是理由而已。結果,奧巴馬想出了一個折衷方案,同時提名兩位理事候選人,一個民主黨,一個共和黨,買一送一。鮑威爾就是作為平衡加上的共和黨人理事,這樣順利被國會同時通過。更加有意思的是,隨著特朗普總統大選獲勝,共和黨人接管白宮,聯儲中的理事斯坦因已經辭職。鮑威爾這位“搭配”上位的聯儲理事反而成了幸存下來的聯儲高官。

  無論進入美聯儲的真實原因為何,鮑威爾本人沈穩並致力於推動形成共識的工作風格已受到廣泛認可。

  據其同事稱,鮑威爾會在做決定前對議題進行廣泛研究。如果有覺得重要的、必須要更改的,他會選擇在幕後去做工作。前美聯儲主席伯南克則直接將鮑威爾描述為“努力尋求共識的溫和派”。

  最能佐證上述觀點的就是鮑威爾在2011年就解決美國債務上限危機時所做的努力。當時,鮑威爾在美國兩黨政策中心工作,為了說服國會提高債務上限,他對美國聯邦政府的日常現金流進行了詳細分析和高效展示。

  前美聯儲理事會經濟學家科羅納多評價鮑威爾時稱:“近年來,他在貨幣政策方面一直與領導層保持一致。他很聰明,也很合群,知道如何依靠員工的專業知識。”

  科羅納多還補充道,相比耶倫,鮑威爾可能會是另一種類型的美聯儲主席,因為相比主導貨幣政策,他將推動成員們在貨幣政策方面形成共識。

  3、40多次FOMC投票從未反對耶倫觀點

  鮑威爾一直被視作是耶倫利率政策的堅定支持者。事實上,自2012年當選美聯儲理事後,鮑威爾總共參加了40多次投票(包括11月FOMC會議決定暫不加息),沒有一次有過異議。

  《紐約時報》指出,如果鮑威爾當選,在貨幣政策和監管兩個方面,美聯儲的政策將不會和現在的政策有太大的差別。在今年10月的一次演講中,鮑威爾發表了與耶倫相仿的觀點,他認為美聯儲加息將繼續是逐步的,只要美國經濟基本符合預期即可。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高級研究員管濤也認為鮑威爾偏鴿派立場,有利於保持目前美聯儲貨幣政策的連續性。也就是說,美聯儲貨幣政策將繼續正常化進程,大概率在年底還會有一次加息,並且如果明年美國經濟復蘇勢頭仍然較好、通脹有上升趨勢,加息和縮表還會進一步加快。

  管濤同時指出,美聯儲貨幣政策正常化對美元指數匯率的影響仍存不確定性。回顧美聯儲貨幣政策正常化進程可以看到,美聯儲在2013年宣布提前退出QE、在2014年減少購債直至停止購債、以及在2015年底和2016年底的兩次加息均對外界產生了較大的負溢出效應,但今年3月和6月的兩次加息對市場卻並無太大影響。因此,美聯儲現階段貨幣政策的持續推進,很可能對美元匯率指數依然影響有限。

  但管濤也認為,如果市場意識到可能低估了貨幣政策正常化的影響並作出預期調整,也不排除美元重新走強的可能。“但這至少可以告訴我們,美聯儲貨幣政策和美元匯率指數很有可能是非線性關系。”他說。

  不過,也有人並不認同鮑威爾偏“鴿派”的觀點。前述達拉斯聯儲主席費舍爾就認為,鮑威爾“非鷹非鴿”,更似是“聰明的貓頭鷹”。

  4、監管政策傾向更寬松

  在一直被視為是耶倫利率政策支持者的同時,鮑威爾也被認為更能理解和執行白宮對銀行放松監管的立場。鮑威爾對於監管的態度,從1990年美國政府對所羅門兄弟公司國債醜聞的處理中可見一斑,當時他在老布什手下任財政部副部長。

  盡管美國政府最終還是嚴肅處理了所羅門兄弟公司,開出了當時史上最大的罰單,並禁止該公司繼續參與交易政府證券,但後來由於巴菲特介入成為這家公司的主席,這項制裁得以減弱。

  鮑威爾參與了幫助巴菲特入主公司的協商。《財富》雜誌上的一篇文章記錄了鮑威爾和巴菲特之間的對話。鮑威爾說,如果巴菲特參與進來,作為交換,所羅門本公司的賬戶禁令將被解除。

  那次醜聞之後,美國政府還限制了頒布新的監管規定的數量。“我們都知道,盡管所羅門兄弟公司的行為不當,但美國國債市場總體上運轉良好,”鮑威爾稱。

  據媒體報道,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在最近就放松金融監管問題上與鮑威爾合作後,曾極力向特朗普推薦他。鮑威爾曾提到,在不違反沃爾克規則的主要政策目標的情況下,有可能消除或放松實施條例,暗示自己傾向於廢除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實行的多德-弗蘭克法案。多德-弗蘭克法案被認為是美國大蕭條以來最全面、最嚴厲的金融改革法案,特朗普一直強調他將廢除這一法案,以期減少金融監管。

  5、鮑威爾觀點概覽

  於利

  在近期公開言論中,鮑威爾預計通貨膨脹將上升至美聯儲2%的目標,經濟將保持平穩增長,以及失業率會進一步下降。他於6月表示:“我認為繼續逐步提高利率是合適的。”

  關於收縮美聯儲的投資組合

  鮑威爾9月表示贊成開始逐步減少央行4.5萬億美元投資組合這一長達數年的進程。與耶倫一樣,鮑威爾也認為,如果經濟需要更多的刺激,美聯儲可以在面臨另一次危機時仰仗新一輪資產購買。他在2月份表示,將新資產投入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上應該“只適用於特殊情況”。

  關於貨幣政策規則

  鮑威爾和幾位美聯儲同事警告,不要過分依賴像所謂的“泰勒規則”這樣的數學規則來引導貨幣政策。他於2月表示:“人們大都認為簡單的政策規則是有趣並且有用的,但它們只代表了評估政策適當途徑所需的一小部分分析。我想不到有哪個關鍵,復雜的人類活動,可以安全地簡化為一個簡單的總結方程。”

  關於房利美和房地美

  鮑威爾呼籲國會對房屋融資體系進行大修,並表示希望看到本國的兩家大型抵押融資公司——房利美和房地美,能從政府的監管中掙脫出來。他在七月份的演講中表示,這些公司的私人資本將會在經濟衰退時降低納稅人資金救助風險。

  近年來各次演講主題總結

  2013.6—波動是不可避免的

  鮑威爾是在美聯儲政策會議後發表上述講話的。美聯儲官員暗示,他們計劃開始削減證券購買,旨在提振經濟,這導致金融市場的波動,後來被稱為“縮減恐慌”。鮑威爾稱:“有些波動是不可避免的,這是市場和經濟適應新環境的一個必要過程……債券購買的道路絕不是預先確定的我們將監測經濟數據,並酌情調整我們的購買計劃。”

  2014.3—只要有必要

  鮑威爾在參議院聽證會上對貨幣政策的未來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今天,我們的經濟逐漸從全球金融危機的影響中恢復過來,不均衡地緩慢增長。貨幣政策的任務將是在必要時提供持續的支持,並不引發通貨膨脹或金融不穩定的情況下,將政策回歸正常。這需要謹慎的平衡,因為過早取消貨幣寬松政策的風險也太大。”

  2014.6—前瞻指導

  鮑威爾對美聯儲使用口頭指導政策可能影響長期利率的做法進行了辯護:“我的觀點是,指導普遍有效地為經濟提供支持時,聯邦基金利率一直固定在其有效下限…當然,也有一些時候,提出指導和市場預期有差異,導致波動峰值。盡管我們總是盡可能清楚地傳達政策,考慮到使用新的非常規政策工具,這種情況可能很難避免。”

  2015.2—為美聯儲緊急項目辯護

  在國會共和黨議員考慮通過立法加強對美聯儲決策的審查時,鮑威爾為美聯儲應對金融危機的舉措進行了辯護。他反對國會對貨幣政策決定的審計,要求美聯儲更仔細地制定政策的具體方程式,並限制向處於危機中的金融公司放貸。

  “今天證據是顯而易見的,美聯儲的行動大獲全勝,這也是現在美國經濟優於其他發達國家的主要原因…考慮到在危機期間美聯儲行動的規模,恰當而至關重要,這些行動對公眾是透明的,並且要服從國會仔細地審查。而這正是所發生的。因此,聽到它宣稱美聯儲秘密履行職責,對公眾和其當選的代表不負責任,這是令人震驚的。美聯儲對公眾和國會都是高度透明和負責的。”

  2015.2—積極監管

  2015年初,美聯儲和其他監管機構正在打擊杠桿貸款市場的大型銀行的貸款標準,這些銀行的借款人是高負債的公司。鮑威爾支持這項政策,但謹慎行事。他認為,在缺乏可信的核心威脅或出現新的融資機制時,依賴信貸周期還有很大的障礙。在他看來,美聯儲和其他市場監管機構應該抵制對市場的幹擾——將資本配置給發行者、風險投資者,除非這樣做有很充足理由和可用的工具可以實現目標。

  2016.2—數據來說話

  2015年12月,美聯儲近10年來首次提高了基準利率。鮑威爾後來解釋說,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的決定是由金融數據推動的。在2015年10月會議結束後發表的聲明中,委員會再次強調了數據的依賴,並把重點放在了委員會在下次會議上決定的數據的重要性上,這導致市場增加了12月加息的概率,從38%上升到50%。10月和11月非農就業報告強勁且高於預期,在12月的會議上,這一概率上升到約90%。換句話說,委員會使用了適度的基於時間來設置階段,然後由數據來說話。

  2016.5—利率逐步上升的風險

  當官員們再次談到提高利率時,鮑威爾主張逐步采取行動,同時承認所涉及的風險。“如果傳入的數據繼續支持我的期望,我認為繼續逐步提高聯邦基金利率是恰當的……有潛在的擔憂這樣一種漸進的方式。貨幣政策有可能提高資源利用率,而通脹會暫時超過目標。在一個固定通脹預期的時代,降低失業率的自然增長率只會導致通貨膨脹率小幅上升。但是,即使通貨膨脹率沒有明顯高於目標,在較長一段時間內,經濟運行在其潛在增長率之上也可能存在重大風險。長期的低利率可能導致很大風險,並隨著時間的推移,無法持續的高資產價格和信貸增長。”

  2016.6—為什麽要維持低利率?

  “我經常被問及為什麽現在的利率仍然如此之低,以至於我們已經接近充分就業。至少就目前而言,答案很大一部分是,利率水平適當的低於危機前的。我希望我們的經濟繼續取得進展。貨幣政策將需要繼續支持經濟增長,因為我們正處在充滿挑戰的全球環境。”

  2016.11—美聯儲政策溝通

  鮑威爾去年談到了美聯儲政策委員會成員應該如何與公眾溝通。他說:“在我看來,溝通應該做更多圍繞所有經濟預測的不確定性展開,應淡化短期戰術問題如未來加息的時機,和應該關註公眾的註意而不是去制定政策的考慮範圍的經濟合理的路徑。”

  2017.1—限制美聯儲的權力

  今年1月,他談到了美聯儲提高經濟增長能力的極限。“長期低利率可能會給貨幣政策帶來重大挑戰。這也可能給一些金融機構的商業模式帶來壓力。最終,獲得可持續的更高利率的唯一途徑是改善更廣泛的增長環境,通過采取旨在提高生產率和潛在產出的政策,這些政策主要是在美聯儲的工作範圍之外的。”

  2017.2—“逐漸收緊”

  鮑威爾贊揚了美聯儲的耐心,並表示,美聯儲逐步收緊貨幣政策是合適的。他說:“我預計經濟將繼續沿著目前的路線走下去,這意味著進一步的勞動力市場緊縮和通脹率接近2%。”

  “在這條道路上,失業率將溫和地下降,低於目前自然增長率的估計,並在那裏停留一段時間。我認為這是一個理想的結果,並沒有看到數據表明我們落後於曲線。近年來,中國經濟面臨著重大的下行風險,尤其是在全球經濟疲軟的情況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一直很有耐心,我相信這對我們有好處。但現在看來,風險似乎更平衡了。展望未來,只要經濟繼續像預期的那樣持續,我認為逐步收緊政策是適當的。一如既往,實際的道路可能比預期的更快或更慢,這將取決於經濟的發展。”

  2017.2—關於基於規則的缺陷

  在制定貨幣政策時,美聯儲是否應該遵循更明確的規則?鮑威爾評論說,人們普遍認為,簡單的政策規則既有趣又有用,但僅僅代表了評估政策所需分析的一小部分。“我無法想到任何一個關鍵的復雜的人類活動,可以簡化為一個簡單的總結方程式。特別是,沒有一家主要央行以一種規定的方式使用政策規則,而且很難預測要求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這麽做的後果,正如一些人提出的那樣。政策應該是系統性的,但不是自動的。”

  2017.4—為調整監管留余地

  鮑威爾為金融危機後的監管政策進行了辯護,但他留下了改變其中一些政策的余地。“新規定的某些方面被證明是不必要的負擔,應該更適合我們的目標。考慮到我們實施的範圍很廣,有些條款可能根本就不需要。我將旨在提高監管效率和有效性的調整,而不犧牲安全和穩健或破壞宏觀審慎目標。”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瑞摩黃金頭條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你好,鮑威爾!再見,耶倫!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