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強勢美元背後的債務隱患不容低估

2016-11-24 00:02:49 中華工商時報  劉洪

  美元持續升值,已成為當前世界經濟運行的一大風險。一度有所穩定的大宗商品價格,再次出現暴跌;不少發展中國家,則受到資本急劇外流的衝擊;即使是美國本身,強勢美元背後的債務隱患亦不容低估。

  當前,強勢美元主要受兩個因素推動:第一,美國經濟呈現向好趨勢,加息預期不斷增強。一系列新經濟數據顯示,美國房屋開工數量飆升,通脹上揚,美聯儲主席耶倫暗示,加息可能“在相對不久後變得合適”,外界由此普遍預期,美聯儲很可能會在12月利率會議上加息。

  第二,則是不可否認的“特朗普效應”。美國大選塵埃落定,不確定性因素消除。特朗普擬議的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和減稅政策,則推動美國國債收益率飆升,進一步加速了美元升值。

  美元是世界主要儲備貨幣,強勢美元的影響迅速波及其他國家。國際金融協會此前表示,在11月12日前一周,新興市場股市和債市約24億美元拋售後流向海外,其中大部分是在美國大選後撤出。

  美國經濟對美元的虹吸效應,立刻使其他國家遭受衝擊。在巴西,10年期巴西國債收益率飆升至6.25%,創半年來新高;在墨西哥,比索貶值幅度超過了10%。包括人民幣在內的其他國家貨幣,幾乎都承受著貶值壓力。香港和新加坡則因為貨幣與美元掛鉤,一旦處理不當有可能成為風暴前沿。

  強勢美元的巨大破壞性,其實正是美元“鑄幣稅”的表現之一。在金融危機時期,美聯儲開動印鈔機,通過量化寬松將滾滾美元推向市場。從某種程度上說,美國借助美元作為世界主要儲備貨幣的地位,讓其他國家承擔了美國的負債。這種美元的“鑄幣稅”讓美國受益頗豐,卻讓其他國家遭受剝削,並面臨通脹壓力。

  一旦美國經濟渡過難關,美聯儲終結量化寬松並進入加息周期,美元則會升值並大規模回流,這對其他國家來說,意味著一場新的噩夢,輕則資本外逃、經濟失血,重則面臨全面的政治和經濟危機。美元走強,還將加劇大宗商品的疲軟,讓一些資源輸出型國家面臨更嚴峻挑戰。

  尼克松時代的美國財長康納利曾這樣說:“美元是我們的貨幣,卻是你們的麻煩。”可以說,當前世界經濟面臨兩個來自美國的重大不確定性因素,一就是美元的走向,二則是特朗普的政策。如果這位美國新總統真把貿易保護主義舉措付諸實施,世界勢必陷入多場貿易戰,掀起貨幣戰也不是沒有可能。

  當然,對美國來說,強勢美元是美國實力的體現,“鑄幣稅”更是一本萬利的買賣。但人無遠慮,也必有近憂。強勢美元從某種程度上如同興奮劑,在給美國經濟帶來紅利的同時也很可能加劇債務負擔,處理不慎則會演變為嚴重的債務危機。而且,當今世界經濟高度關聯,美國經濟雖強但並非不可撼動,其他國家若因強勢美元陷入全面危機,美國也不可能獨善其身。

(責任編輯:王治強 HF01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強勢美元背後的債務隱患不容低估》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